Archive for the ‘Pastor Corner’ Category

愛德的陷阱

醫院牧靈的第一課,便是學習與病人打成一片;即病人需要休息時,千萬不要喋喋不休。
當我在柴灣海星堂服務的時候,每天都有機會探訪東區醫院留醫的病人。一天,發覺一位病友放滿了佛教的書籍,同時在那位女病人的床頭櫃播放著佛經。過了幾天,我特意走到她的床邊與她交談。我打開其中一本佛書,細訴我的想法。過了一段日子,她說願意成為一位天主教徒,因為她的丈夫是一位天主教徒。結果,在那年的海星堂主保日,在醫院給她付了洗。
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一間護老院,入住了一位脾氣相當壞的老人家。護士們都感覺極難與他相處。是一位充滿怨氣的老人家。社康護士都不能勸服他。過了一段日子,來了一位新的清潔女工。奇怪的是,那位老伯竟溫純得多,好像脫胎換骨。護老院院長便私下查究究竟。她發覺沒有特別的地方,只是見那位女工入房時以微笑向那位老伯打招呼。離開前,輕拍了他一下,叫他加油。原來那位老伯只是需要這一點點『愛』的行動。
聖保祿指出聖神 (即愛的行動) 的果實便是:仁愛,喜樂,平安,忍耐,良善,溫和,忠信,柔和,節制。
我們往往忘記,每一個人都是按天主的肖像而受造,各有各特色,亦各自精彩。人類『美』的地方是能夠互相欣賞,互補不足。俗語的『道不同,不相為謀』便是與福音的精神背道而馳。
某天,在辦公室接待了一位不甚友善的訪者。我第一個反應是與他保持距離,並盡快打發他離開。不過,耶穌的聖言『凡你們對我最小的一個去做,便是對我而做』把我拉回了正軌。我盡量留心細聽。結果是大出了意外的美滿。
越南的阮文順樞機(已去世)曾在羅馬世青節中分享:『我曾在越南監獄中渡過了十七個年頭。出獄後,一位獄警來探望他,說他願意成為天主教徒,因為他從我身上找不到一點怨氣。』
順帶一提,在獄中,阮主教(那時仍是西貢總主教區的助理主教)每天拿著一小片麵包及葡萄酒(教友送給他的藥酒)放在手心,舉行彌撒聖祭,並保留一小塊聖體,留作晚上朝拜聖體之用。
要學習以基督之心去愛人,必先自己成為基督。聖體聖事便成了我們去愛的原動力。天主的聖意便是要我們去學習基督怎樣愛了世界。
只有放下我們驕傲之心,拂去對別人的偏見,才容易不偏不倚的跟隨耶穌的俗足跡。
「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若15:12)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2013年6月13日公教報)

『祥』話短說 (2011年12月16日)

司鐸職務與工作
人的成長過程有進也有退。我指的成長不是生理方面,而是倫理方面。我今年晉鐸剛好踏入第四十個年頭。第一個十年,工作上我是全情投入的。第二個十年,年紀剛過四十,曾在芝加哥進修牧民神學一年,本應回修院任代理院長,後來被委任為一堂區的主任司鐸。開始時以行政手法去處理堂區事務 , 着重人際關係而忽視祈禱 ,這是我牧職生涯中最遺憾的十年。
第三十個年頭是天主給我恩慈之年,因為主教派遣我到多倫多服務當地的華人。環境比較清靜,也認識了一位有五傷的女士,從此改變了我牧職的態度,也改善了祈禱生活。
第四十個年頭則服務聖母領報堂。堂的設計,不單華麗,它的聖體堂更是讓人專注祈禱之場所。我感謝主教派遣我來這堂區服務。由於我沒有擔當校監的職務,生活能踏入平實的節奏。祈禱生活也積極起來。
堂區牧職,應該是重質而不重量。無論牧職同工或牧民議會的成員,能產生福傳效果的,主要是來自互愛。互愛的最大的考驗,是同工間不同性格的磨合。
我和副本堂,性格剛剛相反,再加上文化的差異,要愉快合作,不是易事,但我們克服了如上的這些困難。因為對方謙遜服從,而我也善意待人。就是這樣,我們成了上主牧民的工具。
總的來說,為神職人員,我們真正的職務不是工作,而是祭獻。我們的生活方式,不單是以人為本,而是以天為本,即以天主聖意為大前題。
不少教牧同工,由於工作繁重,結果病倒,實是可惜。假若能與人分享,可避免心力疲乏之苦。若真的病倒,不妨與三五知己,互訴心聲。但,這是神職人員最弱的一環,因為在修院訓練過程,嚴禁私交私好(大家可以理解其因由)。結果,便容易陷入孤立無援之境。
今天,牧職再不是個人的工作,而是群策群力的見證。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2011年12月16日公教報)

『祥』話短說(2011年11月28日)

寬恕之道
最近,偶然在一電視節目中,看到一輯訪問一位剛從利比亞回來的無國界醫生。受訪問者是一位在香港公立醫院服務的外科醫生。他利用自己的假期在當地服務一個月。記者問及他最深的印象時,他指出無論是政府軍或叛軍的傷兵,都接受同等待遇,雖然當時的救援設施是屬政府軍所控制。
醫療無分國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應無分敵我。
人彼此總有不咬咬弦的地方。否則,伯多祿不會問耶穌,寬恕別人,七次可足夠嗎!
耶穌的回應:「我不對你說七次,而是七十個七次。」耶穌並不是說了便算數,他自己更身體力行。
大家還記得伯多祿曾在大司祭庭園裡,否認自己是耶穌的門徒。耶穌復活後,在加里肋亞湖邊,耶穌只是以充滿憐愛的口吻問伯多祿:「你愛我嗎?」耶穌聽到伯多祿的回應:「主,你知道我愛你」時,便已心滿意足。
寬恕之道,在乎有心人。若難以啟齒說聲:對不起,至少在行為上,伸出友誼之手。
我曾與已去世的科明智神父共事三年。有一次,為了一些誤會,我倆在晚飯時並不投緣。到了第二天早晨,我走進他的辦公室,向他伸出了友誼的手。他立時給我熊抱,並對我說:「你是一個好神父!」自那天起,我們成了好朋友。
十年前,我被派往多倫多工作。因為上任的主任司鐸與堂區議會某些成員意見不合,結果我的「空降」於該堂區,更成了磨心。經過半年的折磨,我才接任主任司鐸之職。我沒有懷恨在心。五年後,當那位司鐸慶祝晉鐸金慶時,我特意邀請他回堂區慶祝,並主持安放中華致命聖人的聖髑入祭台中。
我雖然說是折磨,但我沒有失去半點平安,反而內心覺得是一份榮幸,因為能與基督同行。
家長最常犯的毛病,是當子女犯某一錯誤的時候,便把他們過去一切的錯誤都加起來,予以同時責罵。這是不正確的,因為帶出了一個訊息:我沒有忘記你過去的錯誤!
雖然我們真的沒有忘記,但應學習耶穌對伯多祿那樣,讓過去的成過去,不必計較。在末日審訊時,我們不是也願意耶穌這樣對待我們嗎?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2011年10月23日公教報)

『祥』話短說(2011年11月19日)

(以下是我給湯主教有關『第二屆全球基督徒論壇』的匯報)
敬愛的湯主教:
我遲遲沒有給你匯報10月4-7日在印尼舉行的第二屆全球基督徒論壇(2nd Global Christian Forum),因為在十月下旬我在新加坡替當地的廣東話團體主持退省。
首先,能代表你出席該會議是我的福份,因為能親身體驗到、全球的基督徒代表們、是多麼渴望『合一』的理想能早日實現。
在過去,主流的基督教會與福音派及靈恩派是沒有交流的。今屆論壇的召集人是世界基督教協進會的幹事Mr Hubert van Beek。不過,他是以基督徒論壇的秘書長的名義去舉辦該活動,因為福音派及靈恩派也不屬於協進會的成員。
第一屆論壇於2007年11月在東非肯亞(Kenya)舉行,打開了不同教派邁向更大共融的序幕。
今屆的主題是:『在聖神的帶領下,活出基督』(Life Together in Jesus Christ, empowered by the Holy Spirit) 今屆出席的人士,有三分一曾出席過第一屆論壇。天主教會亦積極支持是次論壇。亞洲主教團亦派了五個代表出席。中國基督教協進會亦派了兩位代表出席,可惜其中一位因事不能出席。香港則有我本人及陳劍光牧師代表。
陳牧師曾在加拿大一天主教宗座大學修讀中梵關係,故他在介紹基督宗教在中國傳教歷史時,刻意地指出聖母瑪利亞不單是天主教徒所敬重的人物,也是深入每一位中國人的心中的女性。在放映聖母圖像時,陳牧師邀請我恭唱江文也的作品聖母經。
今次出席人數近四百,來自65個國家,同時有11位來自世界基督徒學生聯會的代表 (World Student Christian Federation)。他們算是未來合一運動的新血。
有兩天我們分為二十組分享聖言對我們的關係。我也擔任了其中一小組的組長。這分享小組打破了傳道同工們多年來不相交流的局面。
另外,泰澤團體亦被邀請派出一位小兄弟帶領每天的祈禱。
總的來說,基督新教的同工們滿懷壯志,向著合一路上前進。對未來的活動還未有定論。不過已推選了一位秘書長,跟進日後的工作。
附筆,來自美國主教團的Bishop Rod D. Brown 特別問候您。
鐸末,
梁達材神父
2011年11月19日

『祥』話短說(2011年11月12日)

我在聖母領報堂工作剛滿四年。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我的性格尚算隨和,但並不代表和同工或善會會員沒有爭辯。我想是不同性格的原因, 但經過多年的磨合,到今天,相信已走向更合一的路上罷!
不少教友問我有沒有對堂區的未來有所憧憬。坦白說,經驗告訴我,沒有憧憬便是我的憧憬,因為我信奉:『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哲理。而很多事情,急也急不來,只可以隨遇而安。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內心沒有一份理想,只是隨著時間及環境的成熟而行事罷了!
四年前,我想實行每天明供聖體24小時。當時陳志明副主教建議先從每週明供聖體48小時開始。我們接納他的意見。後來為了敬禮『慈悲耶穌』,也開始了每天下午3時至4時的明供聖體。再後來,為下班人士,亦開始了晚上8:30至10時的晚餐廳祈禱。耶穌便是透過環境及需要,幫助我們一步步的走向祂的台前。
我相信,『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字在一起,我便在他們中間。』(瑪18:20) 只要我們願意, 及相親相愛,耶穌必定不離不棄祂的愛徒們。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網頁http://annunciation.catholic.org.hk/fruitful/index.html) […]

祥話短說(2011年6月16日)

2011年6月12日,聖神降臨節,是教區的大日子。當日湯漢主教在主教座堂,為三千多位的新領洗兄弟姊妹舉行了感恩聖祭。
堂區方面,聖母領報堂聯合詩班,聯同葛達二聖堂聯合詩班,一起參加在大窩口聖公會荊冕堂舉行的黃昏晚禱。荊冕堂詩班當然是座上客。當日的禮儀主持是郭志芊牧師。廖雅倫神父領唱詩篇及誦讀福音。我本人則負責講道。
今次合辦的活動,算是破天荒第一次。出席人數不算踴躍,但算達到彼此交流的第一步。郭牧師也希望日後能有同樣的活動。出席過的朋友亦覺得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原本我們亦邀請了中華基督教會全完堂的馬慧儀牧師及信義會福樂堂(川龍街)的陳堅麗牧師參加。由於當日是聖神降臨節,他們的教會亦有特別的活動。
我們舉辦教會合一活動的目的,是希望耶穌的禱告:『父啊!願眾人合而為一』能實現在我們區內。這不是人的力量能做得到。我們只不過獻出點點微力。合一的工作還需要聖神的帶領。希望大家不忘為教會合一而代禱。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堂區網頁 www.annunciation.catholic.org.hk)

「祥」話短說 (2011年5月6日)

「聖父(Holy Father為對教宗的稱號),我是從中國來的!」
這突如其來的呼喚,健步如飛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便放慢了腳步,向我回望,並回頭走向我那裡,當他用右手放在我的頭上時,我用左手緊握著他的左手。他的目光是全神望著我的,可以說我們是四目相投。
我知道教宗對中國教會情有獨鍾。我們的簡短的對話當然是圍繞著這主題。今天,已回歸父家的他,當然不例外地為中國教會祈禱。
以上的情景,是發生在一九八零年初的一個星期三,地點是保祿六世大禮堂。
另一次近距離見面,是在2002年參與他在多倫多舉行的世界青年節共祭彌撒。說是近距離,也是相當遠的。不過,在主內的共融,是無分遠近的。當時,他的行動雖已不甚靈活,說話也不大清晰,但在場參禮的人,常常報以熱烈的掌聲。
最感人的一個片段,是他在機場的時候,放棄使用升降機,而是親身步行下機。他給予年青人一個清晰的訊息:凡事身體力行。
他的徽號:『我全屬於妳』(TOTUS TUUS)也是他一生寫照。他無懼權勢、無懼凌辱。他默默承受批判。願他的堅忍作風,能烙印在我們的心田。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網頁www.annunciation.catholic.org.hk)
往「祥」話短說目錄

祥話短說(2011年3月4日)

今年為香港教區醫院牧靈委員會成立二十週年,特假座理工大學禮堂舉行慶祝會。過去二十年,陳志明副主教的支持,功不可沒。委員會同工的無私奉獻及努力,亦是該會成功的秘訣。
在三月四日的慶祝會中,我將和倪德文神父一起合唱Panis Aneglicus的拉丁文聖詠。曲目中文翻譯為天神食糧。沒有了基督(聖體),我們人類何去何從?
倪神父獨唱的Holy City(聖城)提示我們,人類的終向是新耶路撒冷、我們天上的家鄉。
我則選唱You Raise Me Up(主,請扶持我!)顧名思義,我們必需與主同行。
人在病苦中的感覺是最孤獨的。在病床上,牧靈工作者的臨現實在是乾旱中的一滴甘露。願主祝福這一班默默工作的有形天使。
『主,唯有您,能幫助我們走上高山極峰,衝破驚濤駭浪。能依傍您的身邊,我已朝氣十足。主,唯您是依!』
願以上的祝禱,與各位醫院牧靈同工共勉。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堂區網頁www.annunciation.catholic.org.hk)

『祥』話短說 (2010年12月28日)

『司鐸年』快將結束,緊接而來的將是『教友年』。
回顧過去一年,堂區生活得到了天主特別的照顧。剛重新成立的堂區牧民議會發揮了它的功能:成立了『茶聚閣』,舉辦了第一屆『堂區議會週年大會』以及組織了在愉景新城舉行的『報佳音』活動。
堂區議會副會長甄兆傑當選了今屆教友總會幹事。
堂區維修工程亦完滿結束,所需的三百多萬元經費亦全由堂區教友贊助。
劉玉亭神父退休後在上水安老院安享晚年。記憶比以前退化,但整體健康還可以。
在我放假期間,三位副主教曾來主持彌撒,引為佳話。
羅國輝神父在萬聖節所帶出的『魔鬼論』弄得滿城風雨,使一個『茶杯裡的風波』成為傳媒的頭條,是羅神父意想不到的。老實說,他是被人出賣了,因為他只是在半公開場合下,對著小撮人講的。認識羅神父的人都知道,羅神父是以說話大膽見稱。怎料他的一言一語被人登上了Facebook。這正符合了八卦新聞的好題材。我翻看錄影帶,羅神父從未說過某某人是魔鬼,他只是隱喻。當然指名道姓的隱喻也不該。『某某人是魔鬼』是傳媒的炒作而已。故此,不要讓傳媒拉著我們的鼻子而走。
教友與神父的關係,息息相關。要建設一個健康的團體,要懂得互相體諒,互相接納。任何一方面獨斷獨行,都不是福音精神,因為耶穌要求他的教會以天主聖三的標準為依歸。
願二零一一年是我們在天主愛內成長的一年。請勿忘記花點時間朝拜在聖體內的基督。因為沒有了祂,我們甚麼事情也作不了。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堂區網頁)

『祥』話短說 2010年10月21日

香港教區主教湯漢在十月十七日傳教節的講道中,表達對在香港發生神職人員性醜聞的遺憾。他指出這是人性的軟弱。他繼續補充說:「希望這也是香港教區自我煉淨的時刻。」他期望教友能支持香港教區的神職人員,繼續為他們祈禱。
他的講話得到傳媒的正面回應。可見透明度高及承認過失的行政手法是高明的。
在每天日常的生活模式中,我們亦免不了屢屢犯錯。由於人的驕傲情懷,便做成了許多不必要的紛爭。
最近我被委任為教區合一委員會的主席。在十二月有兩個國際會議,需要派代表參加。委派的過程,自然有不同的意見。作為主席,當然可以全權處理。微妙之處,是我要去學習以謙卑的心去聆聽。
這個週末,我要到星加坡給當地的華人講道。三十年前我曾到當地探訪當時還是神父的黎鴻昇主教。他在當地學校教授要理時,不少的外教學生已懂得以『聖言』作為生活的模式。
請大家為星加坡的華人團體祈禱,讓福音的種子能產生基督化的生命力。
梁達材神父
(原文見聖母領報堂堂區網頁)